<xs_正文标题> - 社区举行棋牌比赛
2016-12-04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三星Note7“爆炸门”事件持续发酵,日前,辽宁抚顺市消费者张思童购买不到一个月的三星Note7手机发生爆炸,引发维权烦恼。目前他已主动辞职,全心维权,并将维权到底。  据媒体转载“36氪”消息10月14日报道,13日,涉事三星Note7手机主人张思童向记者透露,他已将手机送到位于上海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至于检测结果何时出来目前还不确定,维权不会终止。据称为张思童的Note7手机资料图:实名维权者张思童  一、爆炸  张思童,男,25岁,辽宁抚顺人,前消防部队士兵,如果他没有买那部三星 Note7,本来可以过着正常的日子,数月之后去国企上班。  可这位三星老用户怎么也没想到,新买的 Note7 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炸机了,他的生活也随之改变。  张思童一直用的是三星,上一部手机是 Note3,坏了,修手机的说修好要800块,他想,三年多了,重买个手机吧。 他不爱好穿,吃的东西也不太挑,但觉得“出门可以不带钱不带身份证不带钥匙,但是必须带手机”,他攒了三个月的钱,把一些吃、穿、住、抽烟的钱省出来,买了一部 Note7。  张思童之前也看到过 Note7 炸机的新闻,但他看新闻说三星9月初出了公告,说中国没问题,“信任么,所以就买了”。结果,9月8号买,10号早上收到,26号爆炸。张思童看到三星这样的声明之后放心地买了Note7  张思童是干销售的。 手机资料他只备份了电话,但是客户家在哪儿住,房子多大,喜欢什么样的车,他一张一张写的、拍的资料,都没有了。  炸机当天,他也烫伤了,张思童对此倒不是很在意,“我是消防兵出身,完了没啥事,现在都很长时间了,好了”。他更在意资料丢失,“你问问跑销售的,客户资料很重要啊,客户资料都没了,我没法继续干下去了。”  张思童第一步打了三星的客服电话,但他听到电话里是韩语,听不懂,转而给天猫客服打电话,联系到三星,可结果让他“非常不满意”。  二、被激怒  他们(三星)说要收走我手机,还要收走我的录像,并且不让传播,我感觉不对,当时我还不知道中国有人炸机了,我说万一别人不知道,也拿着这手机那不完蛋了么?” 张思童就没同意,虽然三星说要给他六千块钱再加一部新 Note7,“我当时就问他们,Note7 给你你敢用么?”  让张思童走上维权之路的原因,还有三星中国9月29日的公告。  9月29号,三星发布声明称经三星及第三方机构泰尔实验室检测,中国“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  张思童看到公告中称“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后,生气了。他不明白,“美国一炸,人家都不需要证明这个事情,中国一炸就得做实验,做完实验还说是外力所致,还要索赔消费者,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作为一个男人,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忍不了”,但张思童克制住了自己,“我也不能打他们一顿吧,这个事情是有人能管他们的,所以我坚定找央视,找国家”。  谈到国家,张思童又变得激动起来,“我们中国人的品质有问题么? ”  三、双重标准  张思童的质疑,三星四年前也遇到过。  2012年,三星爆发字库门事件,在发现芯片缺陷问题后,三星官方为海外用户提供了免费维修服务,而大陆国行用户却需高价有偿维修,如果不是政府机构介入以及大量媒体的曝光,国内用户不知何时才能获得公平对待。  三星不是唯一在中国大陆地区有过“双重标准”的外国大公司。类似的例子,还有宜家“夺命抽屉柜”,麦当劳“抗生素汉堡”,丰田“召回门”……似乎每次出现质量问题时,中国地区总是被忽略或者最后才被注意起来。  较高的诉讼成本,和较低的实际赔偿,使得中国消费者在遇到问题时,往往不会选择上诉。张思童也没有上诉这个概念, “我一个人肯定不会(上诉),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这超出了我的能力”。  不考虑诉讼是实际的决定,如果张思童选择用诉讼方式对抗大公司时,往往只能孤军奋战,像美国那样成熟的公益诉讼和集团诉讼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四、特别的一个  给钱私了和官方洗白,是大公司经常采取的公关策略,但这并不能完全奏效。推诿责任,以及对消费者的淡漠,有时恰恰会激怒会消费者。  2011年,罗永浩就曾因为投诉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屡屡得不到解决,当众在北京西门子总部门前手举铁锤,将3台西门子冰箱砸烂。  罗永浩愤怒的原因和张思童感觉被欺负的原因从源头上是一样的,三星中国声称是外力所致,而西门子当时否认质量问题,罗永浩和张思童对官方解释都不认同。  张思童和罗永浩类似,也是特殊的一个。这个前消防兵比一般人更固执一些,觉得三星公布炸机“外力所致”是一个虚伪的事实,他开始接触媒体,“有事找记者,只有事情闹大了,人们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在接受一个采访后,他碰到一个号称是质检部门的人,要无条件的收走他的手机做检查。张思童让他出示工作证,对方说是保密单位,出示不了工作证,张思童问他你能出示什么?对方告诉他只能告诉名字是啥。  “我就告诉他,我的手机也出示不了你,也处于保密状态。”  在经历这样的事后,张思童的警惕性高了,只要是有人采访或者见他,他必须要看对方的证件,“有五六家媒体把工作证给我发过来,说我们替你维权,你安心上班吧。”  但张思童还是信不过,这些媒体采访他之后很快就没有后续了,“这让我怎么信任?”,所以即使是央视问他要手机,他也没给,“我接受央视采访的条件是不可能把手机交给他们自己检测,我不放心,我要亲手交给实验室。”  为了自证清白,央视记者走的时候,张思童专门用胶条把自己炸掉的手机封存起来,他要在国庆之后到北京维权。  张思童所在的公司也知道了他要维权的事情,劝他不要把事情闹大,张思童仔细一想,觉得公司也有道理,索性辞职了,“我要专门把这事弄明白,不耽误自己也不能耽误公司”。  10月6号,张思童坐上去北京的火车。他首先去了泰尔实验室,那个曾经检测三星官方送检机的第三方机构, “我想亲眼看看我这台是不是也是他们说的外部热冲击导致的?”  这是央视记者陪着他去的,“去的时候三个专家都出门接我们了,没有央视的话,我可能连检测室的门都进不去。”  但泰尔实验室告诉张思童,要去上海,三星就是在上海检查的。到了泰尔实验室,张思童才拆开了之前用胶条封存好的Note7  没有办法,张思童决定再去问问三星的看法,他去了北京三星的华北总部,对方却把他踢到望京店,“把我电子发票照片要走了,给我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不搭理我们了”。  他们说会和张思童联系,但是到现在也没人给他回复。  五、围观  最让张思童失望的倒不是三星,而是众人的围观。  小时候张思童在农村度过很长时间,有外村人来,不管村里有多大矛盾,他们都会一致向外。他觉得起码中国 Note7 机主圈应该是这样一个村子。  去北京前,张思童联系到一位也炸机的机主,跟他说,我已经联系好央视了,给你报销车费路费,对方说不了,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三星给笔钱就完事,张思童让他再考虑考虑,一起站出来。见张思童那么坚持,这位也炸机的用户才说出已经把手机交给三星售后、拿钱私了的实情,“你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不多拿一笔钱呢?”  张思童直接把他拉黑了,“我没想太多,你不来,我一个人吧”。  让他失望的事情还在后面。在网络世界上,张思童见过要给他捐款的、要一起到消协维权的以及要提供各种帮助的人,可他没见过这些人有什么实际行动。有 Note7 机主对张思童怀有敬意,想请他吃饭,张思童答应了,在约定地点等了对方两小时,结果一直没人来。“你来我请你都可以,但是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要承诺”,他又把这个人拉黑了。  有人给张思童出主意,让他带个头,带几位 Note7 机主一起行动。张思童说你们能找出五个敢来的人,我就敢带你们一起去维权,结果连五个人也没凑不起来。  “围观”而不行动,已经是社交网络上“懒人行动主义”(Slacktivism)的重要体现,当事件发生时,人们只愿意做一个“键盘侠”,而不愿意实际行动起来,中国有 19万 Note7 用户,却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行动起来。  当张思童辞职找说法的消息传开后,网上也有一堆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是为了出风头、是要讹笔大钱。一开始,张思童似乎并不在意,“我关心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不关心我的人我不在乎,人最穷只不过当个乞丐,怕他们什么呀”。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这位社交账号主要依赖QQ、微信的前消防员,在启用贴吧、微博、知乎等账号之后,在网络暴力面前似乎变得暴躁起来。  “他们污蔑我我就骂回去。”  张思童自己总结出一个结论,“三星为什么区别对待?是因为中国人自己都不愿意管”。  六、召回  10月11号下午接近两点,三星中国公告宣布召回中国大陆19万台 Note7 。目前,三星官网显示,其正与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CPSC)合作进行后续调查。  Note7 事件使得三星股价遭受重创,创下了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三星公司可能因此次事故损失近50亿美元。  那天,一个300多人的 Note7 维权群里传来欢呼,作为群主,张思童松了口气。  他没想为全中国的 Note7 机主出头,“我为群里那几百个人出头就够了,不管召回这个事情我有没有功劳,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别人欢呼的时候张思童一度有些孤独,但一会儿他就想通了,“现在该为自己考虑了”。  他似乎不太担心钱的事情,当被问到担不担心赔偿不会变多的问题时,张思童变得有些豁达,“我一年自己能花六、七万,他能赔我两三万,不就也是小半年就没了?那点钱能有多少?够我花一辈子么?我只要我应得的”。有人加他好友要给他捐钱,张思童也没要,他对捐款这个事情还没有认识清楚,怕别人误会维权是因为钱,也怕遇上专门阴他的人。  他更希望三星道歉,“钱不能说不重要,但你必须得道歉。”  对于三星宣布召回中国市场Note7时的道歉,张思童并不满意  当他被告知三星已有道歉声明后,张思童掏出自己的备用机——一个坏了喇叭的 iPhone 5,仔细又读了一遍别人发给他的三星召回公告,问,“这也算道歉?”  跨国企业复杂的汇报线以及不一样的文化导致了本土经理人的自主权受到制衡,三星中国的态度明显延后了,就道歉而言,三星中国地区也没有负责人站出来说话,这是张思童对这份道歉不感冒的重要原因。9月2日,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镇公开致歉,但不包括中国地区  七、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炸了,张思童此前算得上出头的事大概只有“献血、去敬老院、给老人包包饺子、买买东西、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他觉得人应该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让我花几万捐款,我做不到,太费力太费钱的事情我干不了”。  不过,张思童可能事先没有预估到自己此次维权的难度,“一开始知道有这么难,我可能不会来”。但他还是想证明这件事情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畴中,“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走”。  张思童同时经历着被夸、被围观、被污蔑,当三者综合作用在一起时,他觉得自己有了种使命感,“不能让以后后悔,等我有了孩子了,我会对他说,爸爸也干过一件大事”。  出头是有代价的,他不仅辞了职,也还错过一个进国企的机会。  作为退伍军人,张思童可以享受退伍优惠政策,学习一段课程后进入国企。课程他已经上了一个月,但因为”五天不去自动取消资格“的规定,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和他挥手告别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对不起他妈妈,“家里希望我找个旱涝保收的工作,不用担心不发工资,当初我妈让我得到这个进国企的机会也很不容易”。张思童的家人也不知道他辞了职,只是知道他在接受采访、在换手机。  更多代价是无形当中付出的,比如被人骂,再比如,实名出镜。  张思童是中国 Note7 炸机机主里第一个实名出镜的人,“我没有干坏事为什么要挡着脸呢?不敢露脸的不应该是那些卖这个手机的么?我是受害者,我要是不露脸的话,反而让人怀疑。”  张思童实名出镜  10月12号,张思童去了上海的泰尔实验室,临行前留言说,他怕这个泰尔实验室和三星有关系,检测出来还是说人为的,“如果真这样,我只能说,对这个事情失去信心了,只能说我尽力了,我没有办法了”。  “你觉得自己是英雄吗?” 我问张思童,他憨厚地笑了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 “我觉得我是个傻子”。  八、媒体  《华商晨报》14日根据张先生的经历,分别致电三星客服和中消协,询问相关维权事宜。  三星客服:目前没细则,无法退换  10月12日上午,央视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望京SOHO二层的三星服务中心。  当记者向工作人员咨询已经购买的Note7手机该如何退换时,工作人员回答:你先打400问一下,问完我们再给你答复。  随后记者拨通了三星手机的客服电话。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答复说:由于召回后退货的具体细则尚未出台,消费者目前还无法退换自己手中的三星Note7手机,目前Note7用户能做的就是等待三星官网的消息。  中消协:缺失发票,也能退三星Note7  对于消费者关注的三星Note7手机退货事宜,昨日记者致电三星公司客服部门。客服部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手机召回通知已经发出,但具体的实施细则正在后期制定中,消费者可以关注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及时了解相关信息。  昨日,记者登录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发现,三星公司方面发布的最新召回信息中,并未具体提及有关退换货的细节。  中消协表示,消费者选择退机时,如缺失发票等凭证,三星公司有义务对应自身销售记录,后台激活记录查询确定,履行召回义务,不得以此为由拒绝退货。  中消协同时表示,将密切关注并受理消费者在此次召回中遇到的问题,督促三星公司及时、有效完成召回。华商晨报记者 赵威  中消协对三星提9要求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祝礼说:“我们一直反对在不同国家实行双重标准,在三星手机爆炸事件中,三星公司忽略了中国消费者的感受,也忽略了手机产品的安全问题。中消协就三星公司召回行动提出了九项要求,这九项要求都是针对三星到现在还没有提出的召回细则提出的。  律师葛友山认为,中国监管部门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只不过时间上有些滞后,没有积极主动及时地对经营者的产品瑕疵做出回应、检测,或者责令经营者采取一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措施。  律师岳屾山表示,“从法律设计上来讲,我们的处罚力度并不大,因为我们国家目前并不支持这种惩罚性赔偿,对于这种产品出现缺陷不召回的情况,最多也只是罚款几十万而已,对于一家企业来讲,几十万罚款是九牛一毛。”  辽宁三星机主“维权微博”  从9月26日到10月13日,张思童通过微博记录了维权历程。  9月28日  11:07 手机炸了,求帮助,我该怎么办。(张先生介绍,手机实际爆炸时间为9月26日,图片为后期整理上传)  10月10日  00:45 维权的路还在走,我不相信,我的路上只有我自己,再苦再累我都会走下去。(当时张先生辞掉了工作,到北京送检手机)  16:42 累了,太累了。精神上的疲惫快把我摧毁了。我现在惟一的支柱就是@中国三星,你们不认错,我怎么回头。  10月11日  01:54 在你们心中我是个英雄,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在家人心中我是个不省心的孩子。可是我只想要个真相,我错了么……我辞职放弃国企,切断所有退路,只为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我就是为自己争个合法权益,想知道真相就那么难么。  14:54 终于召回了。虽然我们召回是最难的,但是这是个好结果,可是我的事情还没完。  18:44 晚上7:30,中央2,我来了。(当天录制央视二套手机维权节目)  22:54 我明天去上海,星星没联系过我,我会走下去,看真相。  10月12日  06:25 上海,我来了,期待吧。  10:48 三星售后从我手机自燃就开始敷衍我,一直到现在,所以我要自己行动。  10:46 到南京了。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下面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为难我,希望以后维权之路会简单好多。  (这一天,他发布了电脑屏幕显示的手机检测中的图片)  10月13日  12:58 要去外滩了。从昨天就开始忙碌,今天下午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天,一名网友给张先生留言:“支持五炸机主,注意身体,加油!”)  走访:商场难见三星Note7 市价跳水  昨日,记者在中街和太原街商圈走访多家大型百货商场和家电连锁零售门店,难见三星Note7手机身影。  中街一家大型商场的三星手机专柜销售人员表示,因为三星Note7手机存在起火风险已被召回,柜台已停售该款手机,三星其他型号手机仍在正常销售,从销售情况看,三星旗下其他型号手机暂未受到召回事件的影响。  另据多家商场手机区销售人员透露,经销商方面尚未接到可退换该型号手机的通知,如果收到通知,将按通知执行。  虽然三星Note7手机在大型商场被暂时下架停售,但在手机批发零售市场,个别摊位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  昨日14时许,在大东区东北通讯市场附近一家手机门店,三星手机专柜上仍摆放有三星Note7手机模型。  “三星Note7有货吗?”记者向专柜销售人员询问。  “有货,现在买价格便宜。”女销售人员回应道。媒体走访发现,三星Note7手机在部分地区仍有销售  女销售人员称,三星Note7手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召回,造成在售同款手机价格“跳水”,以64G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为例,该款手机原价5800元,现价为5499元。  同样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另一家手机门店销售人员给出的报价最低为5300元。  东北手机通讯市场多名手机批发商透露,根据业界掌握的情况,目前受三星Note7手机召回事件影响,手机市场国产行货已无货,市场上个别摊位售卖的三星Note7手机来源不明,可能是水货机。  另外,昨日记者登录淘宝、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已不见三星Note7手机产品的踪影。  10月12日,央视记者在方仕通科技广场看到一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的商家,销售人员非常肯定地说,在他们这里不仅能买到三星Note7手机,并且价格比专卖店便宜。  销售人员:5400元,咱这不是批发价嘛,外面卖6000多元呢。  几分钟后,销售人员拿来了一台三星Note7手机,并且坚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销售人员:国外召回,你看一下新闻。

三星Note7“爆炸门”事件持续发酵,日前,辽宁抚顺市消费者张思童购买不到一个月的三星Note7手机发生爆炸,引发维权烦恼。目前他已主动辞职,全心维权,并将维权到底。  据媒体转载“36氪”消息10月14日报道,13日,涉事三星Note7手机主人张思童向记者透露,他已将手机送到位于上海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至于检测结果何时出来目前还不确定,维权不会终止。据称为张思童的Note7手机资料图:实名维权者张思童  一、爆炸  张思童,男,25岁,辽宁抚顺人,前消防部队士兵,如果他没有买那部三星 Note7,本来可以过着正常的日子,数月之后去国企上班。  可这位三星老用户怎么也没想到,新买的 Note7 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炸机了,他的生活也随之改变。  张思童一直用的是三星,上一部手机是 Note3,坏了,修手机的说修好要800块,他想,三年多了,重买个手机吧。 他不爱好穿,吃的东西也不太挑,但觉得“出门可以不带钱不带身份证不带钥匙,但是必须带手机”,他攒了三个月的钱,把一些吃、穿、住、抽烟的钱省出来,买了一部 Note7。  张思童之前也看到过 Note7 炸机的新闻,但他看新闻说三星9月初出了公告,说中国没问题,“信任么,所以就买了”。结果,9月8号买,10号早上收到,26号爆炸。张思童看到三星这样的声明之后放心地买了Note7  张思童是干销售的。 手机资料他只备份了电话,但是客户家在哪儿住,房子多大,喜欢什么样的车,他一张一张写的、拍的资料,都没有了。  炸机当天,他也烫伤了,张思童对此倒不是很在意,“我是消防兵出身,完了没啥事,现在都很长时间了,好了”。他更在意资料丢失,“你问问跑销售的,客户资料很重要啊,客户资料都没了,我没法继续干下去了。”  张思童第一步打了三星的客服电话,但他听到电话里是韩语,听不懂,转而给天猫客服打电话,联系到三星,可结果让他“非常不满意”。  二、被激怒  他们(三星)说要收走我手机,还要收走我的录像,并且不让传播,我感觉不对,当时我还不知道中国有人炸机了,我说万一别人不知道,也拿着这手机那不完蛋了么?” 张思童就没同意,虽然三星说要给他六千块钱再加一部新 Note7,“我当时就问他们,Note7 给你你敢用么?”  让张思童走上维权之路的原因,还有三星中国9月29日的公告。  9月29号,三星发布声明称经三星及第三方机构泰尔实验室检测,中国“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  张思童看到公告中称“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后,生气了。他不明白,“美国一炸,人家都不需要证明这个事情,中国一炸就得做实验,做完实验还说是外力所致,还要索赔消费者,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作为一个男人,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忍不了”,但张思童克制住了自己,“我也不能打他们一顿吧,这个事情是有人能管他们的,所以我坚定找央视,找国家”。  谈到国家,张思童又变得激动起来,“我们中国人的品质有问题么? ”  三、双重标准  张思童的质疑,三星四年前也遇到过。  2012年,三星爆发字库门事件,在发现芯片缺陷问题后,三星官方为海外用户提供了免费维修服务,而大陆国行用户却需高价有偿维修,如果不是政府机构介入以及大量媒体的曝光,国内用户不知何时才能获得公平对待。  三星不是唯一在中国大陆地区有过“双重标准”的外国大公司。类似的例子,还有宜家“夺命抽屉柜”,麦当劳“抗生素汉堡”,丰田“召回门”……似乎每次出现质量问题时,中国地区总是被忽略或者最后才被注意起来。  较高的诉讼成本,和较低的实际赔偿,使得中国消费者在遇到问题时,往往不会选择上诉。张思童也没有上诉这个概念, “我一个人肯定不会(上诉),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这超出了我的能力”。  不考虑诉讼是实际的决定,如果张思童选择用诉讼方式对抗大公司时,往往只能孤军奋战,像美国那样成熟的公益诉讼和集团诉讼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四、特别的一个  给钱私了和官方洗白,是大公司经常采取的公关策略,但这并不能完全奏效。推诿责任,以及对消费者的淡漠,有时恰恰会激怒会消费者。  2011年,罗永浩就曾因为投诉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屡屡得不到解决,当众在北京西门子总部门前手举铁锤,将3台西门子冰箱砸烂。  罗永浩愤怒的原因和张思童感觉被欺负的原因从源头上是一样的,三星中国声称是外力所致,而西门子当时否认质量问题,罗永浩和张思童对官方解释都不认同。  张思童和罗永浩类似,也是特殊的一个。这个前消防兵比一般人更固执一些,觉得三星公布炸机“外力所致”是一个虚伪的事实,他开始接触媒体,“有事找记者,只有事情闹大了,人们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在接受一个采访后,他碰到一个号称是质检部门的人,要无条件的收走他的手机做检查。张思童让他出示工作证,对方说是保密单位,出示不了工作证,张思童问他你能出示什么?对方告诉他只能告诉名字是啥。  “我就告诉他,我的手机也出示不了你,也处于保密状态。”  在经历这样的事后,张思童的警惕性高了,只要是有人采访或者见他,他必须要看对方的证件,“有五六家媒体把工作证给我发过来,说我们替你维权,你安心上班吧。”  但张思童还是信不过,这些媒体采访他之后很快就没有后续了,“这让我怎么信任?”,所以即使是央视问他要手机,他也没给,“我接受央视采访的条件是不可能把手机交给他们自己检测,我不放心,我要亲手交给实验室。”  为了自证清白,央视记者走的时候,张思童专门用胶条把自己炸掉的手机封存起来,他要在国庆之后到北京维权。  张思童所在的公司也知道了他要维权的事情,劝他不要把事情闹大,张思童仔细一想,觉得公司也有道理,索性辞职了,“我要专门把这事弄明白,不耽误自己也不能耽误公司”。  10月6号,张思童坐上去北京的火车。他首先去了泰尔实验室,那个曾经检测三星官方送检机的第三方机构, “我想亲眼看看我这台是不是也是他们说的外部热冲击导致的?”  这是央视记者陪着他去的,“去的时候三个专家都出门接我们了,没有央视的话,我可能连检测室的门都进不去。”  但泰尔实验室告诉张思童,要去上海,三星就是在上海检查的。到了泰尔实验室,张思童才拆开了之前用胶条封存好的Note7  没有办法,张思童决定再去问问三星的看法,他去了北京三星的华北总部,对方却把他踢到望京店,“把我电子发票照片要走了,给我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不搭理我们了”。  他们说会和张思童联系,但是到现在也没人给他回复。  五、围观  最让张思童失望的倒不是三星,而是众人的围观。  小时候张思童在农村度过很长时间,有外村人来,不管村里有多大矛盾,他们都会一致向外。他觉得起码中国 Note7 机主圈应该是这样一个村子。  去北京前,张思童联系到一位也炸机的机主,跟他说,我已经联系好央视了,给你报销车费路费,对方说不了,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三星给笔钱就完事,张思童让他再考虑考虑,一起站出来。见张思童那么坚持,这位也炸机的用户才说出已经把手机交给三星售后、拿钱私了的实情,“你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不多拿一笔钱呢?”  张思童直接把他拉黑了,“我没想太多,你不来,我一个人吧”。  让他失望的事情还在后面。在网络世界上,张思童见过要给他捐款的、要一起到消协维权的以及要提供各种帮助的人,可他没见过这些人有什么实际行动。有 Note7 机主对张思童怀有敬意,想请他吃饭,张思童答应了,在约定地点等了对方两小时,结果一直没人来。“你来我请你都可以,但是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要承诺”,他又把这个人拉黑了。  有人给张思童出主意,让他带个头,带几位 Note7 机主一起行动。张思童说你们能找出五个敢来的人,我就敢带你们一起去维权,结果连五个人也没凑不起来。  “围观”而不行动,已经是社交网络上“懒人行动主义”(Slacktivism)的重要体现,当事件发生时,人们只愿意做一个“键盘侠”,而不愿意实际行动起来,中国有 19万 Note7 用户,却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行动起来。  当张思童辞职找说法的消息传开后,网上也有一堆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是为了出风头、是要讹笔大钱。一开始,张思童似乎并不在意,“我关心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不关心我的人我不在乎,人最穷只不过当个乞丐,怕他们什么呀”。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这位社交账号主要依赖QQ、微信的前消防员,在启用贴吧、微博、知乎等账号之后,在网络暴力面前似乎变得暴躁起来。  “他们污蔑我我就骂回去。”  张思童自己总结出一个结论,“三星为什么区别对待?是因为中国人自己都不愿意管”。  六、召回  10月11号下午接近两点,三星中国公告宣布召回中国大陆19万台 Note7 。目前,三星官网显示,其正与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CPSC)合作进行后续调查。  Note7 事件使得三星股价遭受重创,创下了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三星公司可能因此次事故损失近50亿美元。  那天,一个300多人的 Note7 维权群里传来欢呼,作为群主,张思童松了口气。  他没想为全中国的 Note7 机主出头,“我为群里那几百个人出头就够了,不管召回这个事情我有没有功劳,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别人欢呼的时候张思童一度有些孤独,但一会儿他就想通了,“现在该为自己考虑了”。  他似乎不太担心钱的事情,当被问到担不担心赔偿不会变多的问题时,张思童变得有些豁达,“我一年自己能花六、七万,他能赔我两三万,不就也是小半年就没了?那点钱能有多少?够我花一辈子么?我只要我应得的”。有人加他好友要给他捐钱,张思童也没要,他对捐款这个事情还没有认识清楚,怕别人误会维权是因为钱,也怕遇上专门阴他的人。  他更希望三星道歉,“钱不能说不重要,但你必须得道歉。”  对于三星宣布召回中国市场Note7时的道歉,张思童并不满意  当他被告知三星已有道歉声明后,张思童掏出自己的备用机——一个坏了喇叭的 iPhone 5,仔细又读了一遍别人发给他的三星召回公告,问,“这也算道歉?”  跨国企业复杂的汇报线以及不一样的文化导致了本土经理人的自主权受到制衡,三星中国的态度明显延后了,就道歉而言,三星中国地区也没有负责人站出来说话,这是张思童对这份道歉不感冒的重要原因。9月2日,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镇公开致歉,但不包括中国地区  七、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炸了,张思童此前算得上出头的事大概只有“献血、去敬老院、给老人包包饺子、买买东西、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他觉得人应该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让我花几万捐款,我做不到,太费力太费钱的事情我干不了”。  不过,张思童可能事先没有预估到自己此次维权的难度,“一开始知道有这么难,我可能不会来”。但他还是想证明这件事情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畴中,“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走”。  张思童同时经历着被夸、被围观、被污蔑,当三者综合作用在一起时,他觉得自己有了种使命感,“不能让以后后悔,等我有了孩子了,我会对他说,爸爸也干过一件大事”。  出头是有代价的,他不仅辞了职,也还错过一个进国企的机会。  作为退伍军人,张思童可以享受退伍优惠政策,学习一段课程后进入国企。课程他已经上了一个月,但因为”五天不去自动取消资格“的规定,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和他挥手告别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对不起他妈妈,“家里希望我找个旱涝保收的工作,不用担心不发工资,当初我妈让我得到这个进国企的机会也很不容易”。张思童的家人也不知道他辞了职,只是知道他在接受采访、在换手机。  更多代价是无形当中付出的,比如被人骂,再比如,实名出镜。  张思童是中国 Note7 炸机机主里第一个实名出镜的人,“我没有干坏事为什么要挡着脸呢?不敢露脸的不应该是那些卖这个手机的么?我是受害者,我要是不露脸的话,反而让人怀疑。”  张思童实名出镜  10月12号,张思童去了上海的泰尔实验室,临行前留言说,他怕这个泰尔实验室和三星有关系,检测出来还是说人为的,“如果真这样,我只能说,对这个事情失去信心了,只能说我尽力了,我没有办法了”。  “你觉得自己是英雄吗?” 我问张思童,他憨厚地笑了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 “我觉得我是个傻子”。  八、媒体  《华商晨报》14日根据张先生的经历,分别致电三星客服和中消协,询问相关维权事宜。  三星客服:目前没细则,无法退换  10月12日上午,央视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望京SOHO二层的三星服务中心。  当记者向工作人员咨询已经购买的Note7手机该如何退换时,工作人员回答:你先打400问一下,问完我们再给你答复。  随后记者拨通了三星手机的客服电话。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答复说:由于召回后退货的具体细则尚未出台,消费者目前还无法退换自己手中的三星Note7手机,目前Note7用户能做的就是等待三星官网的消息。  中消协:缺失发票,也能退三星Note7  对于消费者关注的三星Note7手机退货事宜,昨日记者致电三星公司客服部门。客服部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手机召回通知已经发出,但具体的实施细则正在后期制定中,消费者可以关注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及时了解相关信息。  昨日,记者登录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发现,三星公司方面发布的最新召回信息中,并未具体提及有关退换货的细节。  中消协表示,消费者选择退机时,如缺失发票等凭证,三星公司有义务对应自身销售记录,后台激活记录查询确定,履行召回义务,不得以此为由拒绝退货。  中消协同时表示,将密切关注并受理消费者在此次召回中遇到的问题,督促三星公司及时、有效完成召回。华商晨报记者 赵威  中消协对三星提9要求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祝礼说:“我们一直反对在不同国家实行双重标准,在三星手机爆炸事件中,三星公司忽略了中国消费者的感受,也忽略了手机产品的安全问题。中消协就三星公司召回行动提出了九项要求,这九项要求都是针对三星到现在还没有提出的召回细则提出的。  律师葛友山认为,中国监管部门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只不过时间上有些滞后,没有积极主动及时地对经营者的产品瑕疵做出回应、检测,或者责令经营者采取一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措施。  律师岳屾山表示,“从法律设计上来讲,我们的处罚力度并不大,因为我们国家目前并不支持这种惩罚性赔偿,对于这种产品出现缺陷不召回的情况,最多也只是罚款几十万而已,对于一家企业来讲,几十万罚款是九牛一毛。”  辽宁三星机主“维权微博”  从9月26日到10月13日,张思童通过微博记录了维权历程。  9月28日  11:07 手机炸了,求帮助,我该怎么办。(张先生介绍,手机实际爆炸时间为9月26日,图片为后期整理上传)  10月10日  00:45 维权的路还在走,我不相信,我的路上只有我自己,再苦再累我都会走下去。(当时张先生辞掉了工作,到北京送检手机)  16:42 累了,太累了。精神上的疲惫快把我摧毁了。我现在惟一的支柱就是@中国三星,你们不认错,我怎么回头。  10月11日  01:54 在你们心中我是个英雄,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在家人心中我是个不省心的孩子。可是我只想要个真相,我错了么……我辞职放弃国企,切断所有退路,只为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我就是为自己争个合法权益,想知道真相就那么难么。  14:54 终于召回了。虽然我们召回是最难的,但是这是个好结果,可是我的事情还没完。  18:44 晚上7:30,中央2,我来了。(当天录制央视二套手机维权节目)  22:54 我明天去上海,星星没联系过我,我会走下去,看真相。  10月12日  06:25 上海,我来了,期待吧。  10:48 三星售后从我手机自燃就开始敷衍我,一直到现在,所以我要自己行动。  10:46 到南京了。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下面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为难我,希望以后维权之路会简单好多。  (这一天,他发布了电脑屏幕显示的手机检测中的图片)  10月13日  12:58 要去外滩了。从昨天就开始忙碌,今天下午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天,一名网友给张先生留言:“支持五炸机主,注意身体,加油!”)  走访:商场难见三星Note7 市价跳水  昨日,记者在中街和太原街商圈走访多家大型百货商场和家电连锁零售门店,难见三星Note7手机身影。  中街一家大型商场的三星手机专柜销售人员表示,因为三星Note7手机存在起火风险已被召回,柜台已停售该款手机,三星其他型号手机仍在正常销售,从销售情况看,三星旗下其他型号手机暂未受到召回事件的影响。  另据多家商场手机区销售人员透露,经销商方面尚未接到可退换该型号手机的通知,如果收到通知,将按通知执行。  虽然三星Note7手机在大型商场被暂时下架停售,但在手机批发零售市场,个别摊位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  昨日14时许,在大东区东北通讯市场附近一家手机门店,三星手机专柜上仍摆放有三星Note7手机模型。  “三星Note7有货吗?”记者向专柜销售人员询问。  “有货,现在买价格便宜。”女销售人员回应道。媒体走访发现,三星Note7手机在部分地区仍有销售  女销售人员称,三星Note7手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召回,造成在售同款手机价格“跳水”,以64G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为例,该款手机原价5800元,现价为5499元。  同样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另一家手机门店销售人员给出的报价最低为5300元。  东北手机通讯市场多名手机批发商透露,根据业界掌握的情况,目前受三星Note7手机召回事件影响,手机市场国产行货已无货,市场上个别摊位售卖的三星Note7手机来源不明,可能是水货机。  另外,昨日记者登录淘宝、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已不见三星Note7手机产品的踪影。  10月12日,央视记者在方仕通科技广场看到一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的商家,销售人员非常肯定地说,在他们这里不仅能买到三星Note7手机,并且价格比专卖店便宜。  销售人员:5400元,咱这不是批发价嘛,外面卖6000多元呢。  几分钟后,销售人员拿来了一台三星Note7手机,并且坚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销售人员:国外召回,你看一下新闻。

三星Note7炸机机主辞职维权: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

三星Note7“爆炸门”事件持续发酵,日前,辽宁抚顺市消费者张思童购买不到一个月的三星Note7手机发生爆炸,引发维权烦恼。目前他已主动辞职,全心维权,并将维权到底。  据媒体转载“36氪”消息10月14日报道,13日,涉事三星Note7手机主人张思童向记者透露,他已将手机送到位于上海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至于检测结果何时出来目前还不确定,维权不会终止。据称为张思童的Note7手机资料图:实名维权者张思童  一、爆炸  张思童,男,25岁,辽宁抚顺人,前消防部队士兵,如果他没有买那部三星 Note7,本来可以过着正常的日子,数月之后去国企上班。  可这位三星老用户怎么也没想到,新买的 Note7 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炸机了,他的生活也随之改变。  张思童一直用的是三星,上一部手机是 Note3,坏了,修手机的说修好要800块,他想,三年多了,重买个手机吧。 他不爱好穿,吃的东西也不太挑,但觉得“出门可以不带钱不带身份证不带钥匙,但是必须带手机”,他攒了三个月的钱,把一些吃、穿、住、抽烟的钱省出来,买了一部 Note7。  张思童之前也看到过 Note7 炸机的新闻,但他看新闻说三星9月初出了公告,说中国没问题,“信任么,所以就买了”。结果,9月8号买,10号早上收到,26号爆炸。张思童看到三星这样的声明之后放心地买了Note7  张思童是干销售的。 手机资料他只备份了电话,但是客户家在哪儿住,房子多大,喜欢什么样的车,他一张一张写的、拍的资料,都没有了。  炸机当天,他也烫伤了,张思童对此倒不是很在意,“我是消防兵出身,完了没啥事,现在都很长时间了,好了”。他更在意资料丢失,“你问问跑销售的,客户资料很重要啊,客户资料都没了,我没法继续干下去了。”  张思童第一步打了三星的客服电话,但他听到电话里是韩语,听不懂,转而给天猫客服打电话,联系到三星,可结果让他“非常不满意”。  二、被激怒  他们(三星)说要收走我手机,还要收走我的录像,并且不让传播,我感觉不对,当时我还不知道中国有人炸机了,我说万一别人不知道,也拿着这手机那不完蛋了么?” 张思童就没同意,虽然三星说要给他六千块钱再加一部新 Note7,“我当时就问他们,Note7 给你你敢用么?”  让张思童走上维权之路的原因,还有三星中国9月29日的公告。  9月29号,三星发布声明称经三星及第三方机构泰尔实验室检测,中国“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  张思童看到公告中称“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后,生气了。他不明白,“美国一炸,人家都不需要证明这个事情,中国一炸就得做实验,做完实验还说是外力所致,还要索赔消费者,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作为一个男人,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忍不了”,但张思童克制住了自己,“我也不能打他们一顿吧,这个事情是有人能管他们的,所以我坚定找央视,找国家”。  谈到国家,张思童又变得激动起来,“我们中国人的品质有问题么? ”  三、双重标准  张思童的质疑,三星四年前也遇到过。  2012年,三星爆发字库门事件,在发现芯片缺陷问题后,三星官方为海外用户提供了免费维修服务,而大陆国行用户却需高价有偿维修,如果不是政府机构介入以及大量媒体的曝光,国内用户不知何时才能获得公平对待。  三星不是唯一在中国大陆地区有过“双重标准”的外国大公司。类似的例子,还有宜家“夺命抽屉柜”,麦当劳“抗生素汉堡”,丰田“召回门”……似乎每次出现质量问题时,中国地区总是被忽略或者最后才被注意起来。  较高的诉讼成本,和较低的实际赔偿,使得中国消费者在遇到问题时,往往不会选择上诉。张思童也没有上诉这个概念, “我一个人肯定不会(上诉),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这超出了我的能力”。  不考虑诉讼是实际的决定,如果张思童选择用诉讼方式对抗大公司时,往往只能孤军奋战,像美国那样成熟的公益诉讼和集团诉讼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四、特别的一个  给钱私了和官方洗白,是大公司经常采取的公关策略,但这并不能完全奏效。推诿责任,以及对消费者的淡漠,有时恰恰会激怒会消费者。  2011年,罗永浩就曾因为投诉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屡屡得不到解决,当众在北京西门子总部门前手举铁锤,将3台西门子冰箱砸烂。  罗永浩愤怒的原因和张思童感觉被欺负的原因从源头上是一样的,三星中国声称是外力所致,而西门子当时否认质量问题,罗永浩和张思童对官方解释都不认同。  张思童和罗永浩类似,也是特殊的一个。这个前消防兵比一般人更固执一些,觉得三星公布炸机“外力所致”是一个虚伪的事实,他开始接触媒体,“有事找记者,只有事情闹大了,人们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在接受一个采访后,他碰到一个号称是质检部门的人,要无条件的收走他的手机做检查。张思童让他出示工作证,对方说是保密单位,出示不了工作证,张思童问他你能出示什么?对方告诉他只能告诉名字是啥。  “我就告诉他,我的手机也出示不了你,也处于保密状态。”  在经历这样的事后,张思童的警惕性高了,只要是有人采访或者见他,他必须要看对方的证件,“有五六家媒体把工作证给我发过来,说我们替你维权,你安心上班吧。”  但张思童还是信不过,这些媒体采访他之后很快就没有后续了,“这让我怎么信任?”,所以即使是央视问他要手机,他也没给,“我接受央视采访的条件是不可能把手机交给他们自己检测,我不放心,我要亲手交给实验室。”  为了自证清白,央视记者走的时候,张思童专门用胶条把自己炸掉的手机封存起来,他要在国庆之后到北京维权。  张思童所在的公司也知道了他要维权的事情,劝他不要把事情闹大,张思童仔细一想,觉得公司也有道理,索性辞职了,“我要专门把这事弄明白,不耽误自己也不能耽误公司”。  10月6号,张思童坐上去北京的火车。他首先去了泰尔实验室,那个曾经检测三星官方送检机的第三方机构, “我想亲眼看看我这台是不是也是他们说的外部热冲击导致的?”  这是央视记者陪着他去的,“去的时候三个专家都出门接我们了,没有央视的话,我可能连检测室的门都进不去。”  但泰尔实验室告诉张思童,要去上海,三星就是在上海检查的。到了泰尔实验室,张思童才拆开了之前用胶条封存好的Note7  没有办法,张思童决定再去问问三星的看法,他去了北京三星的华北总部,对方却把他踢到望京店,“把我电子发票照片要走了,给我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不搭理我们了”。  他们说会和张思童联系,但是到现在也没人给他回复。  五、围观  最让张思童失望的倒不是三星,而是众人的围观。  小时候张思童在农村度过很长时间,有外村人来,不管村里有多大矛盾,他们都会一致向外。他觉得起码中国 Note7 机主圈应该是这样一个村子。  去北京前,张思童联系到一位也炸机的机主,跟他说,我已经联系好央视了,给你报销车费路费,对方说不了,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三星给笔钱就完事,张思童让他再考虑考虑,一起站出来。见张思童那么坚持,这位也炸机的用户才说出已经把手机交给三星售后、拿钱私了的实情,“你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不多拿一笔钱呢?”  张思童直接把他拉黑了,“我没想太多,你不来,我一个人吧”。  让他失望的事情还在后面。在网络世界上,张思童见过要给他捐款的、要一起到消协维权的以及要提供各种帮助的人,可他没见过这些人有什么实际行动。有 Note7 机主对张思童怀有敬意,想请他吃饭,张思童答应了,在约定地点等了对方两小时,结果一直没人来。“你来我请你都可以,但是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要承诺”,他又把这个人拉黑了。  有人给张思童出主意,让他带个头,带几位 Note7 机主一起行动。张思童说你们能找出五个敢来的人,我就敢带你们一起去维权,结果连五个人也没凑不起来。  “围观”而不行动,已经是社交网络上“懒人行动主义”(Slacktivism)的重要体现,当事件发生时,人们只愿意做一个“键盘侠”,而不愿意实际行动起来,中国有 19万 Note7 用户,却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行动起来。  当张思童辞职找说法的消息传开后,网上也有一堆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是为了出风头、是要讹笔大钱。一开始,张思童似乎并不在意,“我关心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不关心我的人我不在乎,人最穷只不过当个乞丐,怕他们什么呀”。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这位社交账号主要依赖QQ、微信的前消防员,在启用贴吧、微博、知乎等账号之后,在网络暴力面前似乎变得暴躁起来。  “他们污蔑我我就骂回去。”  张思童自己总结出一个结论,“三星为什么区别对待?是因为中国人自己都不愿意管”。  六、召回  10月11号下午接近两点,三星中国公告宣布召回中国大陆19万台 Note7 。目前,三星官网显示,其正与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CPSC)合作进行后续调查。  Note7 事件使得三星股价遭受重创,创下了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三星公司可能因此次事故损失近50亿美元。  那天,一个300多人的 Note7 维权群里传来欢呼,作为群主,张思童松了口气。  他没想为全中国的 Note7 机主出头,“我为群里那几百个人出头就够了,不管召回这个事情我有没有功劳,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别人欢呼的时候张思童一度有些孤独,但一会儿他就想通了,“现在该为自己考虑了”。  他似乎不太担心钱的事情,当被问到担不担心赔偿不会变多的问题时,张思童变得有些豁达,“我一年自己能花六、七万,他能赔我两三万,不就也是小半年就没了?那点钱能有多少?够我花一辈子么?我只要我应得的”。有人加他好友要给他捐钱,张思童也没要,他对捐款这个事情还没有认识清楚,怕别人误会维权是因为钱,也怕遇上专门阴他的人。  他更希望三星道歉,“钱不能说不重要,但你必须得道歉。”  对于三星宣布召回中国市场Note7时的道歉,张思童并不满意  当他被告知三星已有道歉声明后,张思童掏出自己的备用机——一个坏了喇叭的 iPhone 5,仔细又读了一遍别人发给他的三星召回公告,问,“这也算道歉?”  跨国企业复杂的汇报线以及不一样的文化导致了本土经理人的自主权受到制衡,三星中国的态度明显延后了,就道歉而言,三星中国地区也没有负责人站出来说话,这是张思童对这份道歉不感冒的重要原因。9月2日,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镇公开致歉,但不包括中国地区  七、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炸了,张思童此前算得上出头的事大概只有“献血、去敬老院、给老人包包饺子、买买东西、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他觉得人应该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让我花几万捐款,我做不到,太费力太费钱的事情我干不了”。  不过,张思童可能事先没有预估到自己此次维权的难度,“一开始知道有这么难,我可能不会来”。但他还是想证明这件事情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畴中,“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走”。  张思童同时经历着被夸、被围观、被污蔑,当三者综合作用在一起时,他觉得自己有了种使命感,“不能让以后后悔,等我有了孩子了,我会对他说,爸爸也干过一件大事”。  出头是有代价的,他不仅辞了职,也还错过一个进国企的机会。  作为退伍军人,张思童可以享受退伍优惠政策,学习一段课程后进入国企。课程他已经上了一个月,但因为”五天不去自动取消资格“的规定,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和他挥手告别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对不起他妈妈,“家里希望我找个旱涝保收的工作,不用担心不发工资,当初我妈让我得到这个进国企的机会也很不容易”。张思童的家人也不知道他辞了职,只是知道他在接受采访、在换手机。  更多代价是无形当中付出的,比如被人骂,再比如,实名出镜。  张思童是中国 Note7 炸机机主里第一个实名出镜的人,“我没有干坏事为什么要挡着脸呢?不敢露脸的不应该是那些卖这个手机的么?我是受害者,我要是不露脸的话,反而让人怀疑。”  张思童实名出镜  10月12号,张思童去了上海的泰尔实验室,临行前留言说,他怕这个泰尔实验室和三星有关系,检测出来还是说人为的,“如果真这样,我只能说,对这个事情失去信心了,只能说我尽力了,我没有办法了”。  “你觉得自己是英雄吗?” 我问张思童,他憨厚地笑了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 “我觉得我是个傻子”。  八、媒体  《华商晨报》14日根据张先生的经历,分别致电三星客服和中消协,询问相关维权事宜。  三星客服:目前没细则,无法退换  10月12日上午,央视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望京SOHO二层的三星服务中心。  当记者向工作人员咨询已经购买的Note7手机该如何退换时,工作人员回答:你先打400问一下,问完我们再给你答复。  随后记者拨通了三星手机的客服电话。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答复说:由于召回后退货的具体细则尚未出台,消费者目前还无法退换自己手中的三星Note7手机,目前Note7用户能做的就是等待三星官网的消息。  中消协:缺失发票,也能退三星Note7  对于消费者关注的三星Note7手机退货事宜,昨日记者致电三星公司客服部门。客服部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手机召回通知已经发出,但具体的实施细则正在后期制定中,消费者可以关注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及时了解相关信息。  昨日,记者登录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发现,三星公司方面发布的最新召回信息中,并未具体提及有关退换货的细节。  中消协表示,消费者选择退机时,如缺失发票等凭证,三星公司有义务对应自身销售记录,后台激活记录查询确定,履行召回义务,不得以此为由拒绝退货。  中消协同时表示,将密切关注并受理消费者在此次召回中遇到的问题,督促三星公司及时、有效完成召回。华商晨报记者 赵威  中消协对三星提9要求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祝礼说:“我们一直反对在不同国家实行双重标准,在三星手机爆炸事件中,三星公司忽略了中国消费者的感受,也忽略了手机产品的安全问题。中消协就三星公司召回行动提出了九项要求,这九项要求都是针对三星到现在还没有提出的召回细则提出的。  律师葛友山认为,中国监管部门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只不过时间上有些滞后,没有积极主动及时地对经营者的产品瑕疵做出回应、检测,或者责令经营者采取一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措施。  律师岳屾山表示,“从法律设计上来讲,我们的处罚力度并不大,因为我们国家目前并不支持这种惩罚性赔偿,对于这种产品出现缺陷不召回的情况,最多也只是罚款几十万而已,对于一家企业来讲,几十万罚款是九牛一毛。”  辽宁三星机主“维权微博”  从9月26日到10月13日,张思童通过微博记录了维权历程。  9月28日  11:07 手机炸了,求帮助,我该怎么办。(张先生介绍,手机实际爆炸时间为9月26日,图片为后期整理上传)  10月10日  00:45 维权的路还在走,我不相信,我的路上只有我自己,再苦再累我都会走下去。(当时张先生辞掉了工作,到北京送检手机)  16:42 累了,太累了。精神上的疲惫快把我摧毁了。我现在惟一的支柱就是@中国三星,你们不认错,我怎么回头。  10月11日  01:54 在你们心中我是个英雄,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在家人心中我是个不省心的孩子。可是我只想要个真相,我错了么……我辞职放弃国企,切断所有退路,只为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我就是为自己争个合法权益,想知道真相就那么难么。  14:54 终于召回了。虽然我们召回是最难的,但是这是个好结果,可是我的事情还没完。  18:44 晚上7:30,中央2,我来了。(当天录制央视二套手机维权节目)  22:54 我明天去上海,星星没联系过我,我会走下去,看真相。  10月12日  06:25 上海,我来了,期待吧。  10:48 三星售后从我手机自燃就开始敷衍我,一直到现在,所以我要自己行动。  10:46 到南京了。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下面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为难我,希望以后维权之路会简单好多。  (这一天,他发布了电脑屏幕显示的手机检测中的图片)  10月13日  12:58 要去外滩了。从昨天就开始忙碌,今天下午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天,一名网友给张先生留言:“支持五炸机主,注意身体,加油!”)  走访:商场难见三星Note7 市价跳水  昨日,记者在中街和太原街商圈走访多家大型百货商场和家电连锁零售门店,难见三星Note7手机身影。  中街一家大型商场的三星手机专柜销售人员表示,因为三星Note7手机存在起火风险已被召回,柜台已停售该款手机,三星其他型号手机仍在正常销售,从销售情况看,三星旗下其他型号手机暂未受到召回事件的影响。  另据多家商场手机区销售人员透露,经销商方面尚未接到可退换该型号手机的通知,如果收到通知,将按通知执行。  虽然三星Note7手机在大型商场被暂时下架停售,但在手机批发零售市场,个别摊位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  昨日14时许,在大东区东北通讯市场附近一家手机门店,三星手机专柜上仍摆放有三星Note7手机模型。  “三星Note7有货吗?”记者向专柜销售人员询问。  “有货,现在买价格便宜。”女销售人员回应道。媒体走访发现,三星Note7手机在部分地区仍有销售  女销售人员称,三星Note7手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召回,造成在售同款手机价格“跳水”,以64G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为例,该款手机原价5800元,现价为5499元。  同样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另一家手机门店销售人员给出的报价最低为5300元。  东北手机通讯市场多名手机批发商透露,根据业界掌握的情况,目前受三星Note7手机召回事件影响,手机市场国产行货已无货,市场上个别摊位售卖的三星Note7手机来源不明,可能是水货机。  另外,昨日记者登录淘宝、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已不见三星Note7手机产品的踪影。  10月12日,央视记者在方仕通科技广场看到一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的商家,销售人员非常肯定地说,在他们这里不仅能买到三星Note7手机,并且价格比专卖店便宜。  销售人员:5400元,咱这不是批发价嘛,外面卖6000多元呢。  几分钟后,销售人员拿来了一台三星Note7手机,并且坚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销售人员:国外召回,你看一下新闻。

三星Note7“爆炸门”事件持续发酵,日前,辽宁抚顺市消费者张思童购买不到一个月的三星Note7手机发生爆炸,引发维权烦恼。目前他已主动辞职,全心维权,并将维权到底。  据媒体转载“36氪”消息10月14日报道,13日,涉事三星Note7手机主人张思童向记者透露,他已将手机送到位于上海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至于检测结果何时出来目前还不确定,维权不会终止。据称为张思童的Note7手机资料图:实名维权者张思童  一、爆炸  张思童,男,25岁,辽宁抚顺人,前消防部队士兵,如果他没有买那部三星 Note7,本来可以过着正常的日子,数月之后去国企上班。  可这位三星老用户怎么也没想到,新买的 Note7 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炸机了,他的生活也随之改变。  张思童一直用的是三星,上一部手机是 Note3,坏了,修手机的说修好要800块,他想,三年多了,重买个手机吧。 他不爱好穿,吃的东西也不太挑,但觉得“出门可以不带钱不带身份证不带钥匙,但是必须带手机”,他攒了三个月的钱,把一些吃、穿、住、抽烟的钱省出来,买了一部 Note7。  张思童之前也看到过 Note7 炸机的新闻,但他看新闻说三星9月初出了公告,说中国没问题,“信任么,所以就买了”。结果,9月8号买,10号早上收到,26号爆炸。张思童看到三星这样的声明之后放心地买了Note7  张思童是干销售的。 手机资料他只备份了电话,但是客户家在哪儿住,房子多大,喜欢什么样的车,他一张一张写的、拍的资料,都没有了。  炸机当天,他也烫伤了,张思童对此倒不是很在意,“我是消防兵出身,完了没啥事,现在都很长时间了,好了”。他更在意资料丢失,“你问问跑销售的,客户资料很重要啊,客户资料都没了,我没法继续干下去了。”  张思童第一步打了三星的客服电话,但他听到电话里是韩语,听不懂,转而给天猫客服打电话,联系到三星,可结果让他“非常不满意”。  二、被激怒  他们(三星)说要收走我手机,还要收走我的录像,并且不让传播,我感觉不对,当时我还不知道中国有人炸机了,我说万一别人不知道,也拿着这手机那不完蛋了么?” 张思童就没同意,虽然三星说要给他六千块钱再加一部新 Note7,“我当时就问他们,Note7 给你你敢用么?”  让张思童走上维权之路的原因,还有三星中国9月29日的公告。  9月29号,三星发布声明称经三星及第三方机构泰尔实验室检测,中国“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  张思童看到公告中称“炸机”的两台机器为“外部热冲击”导致后,生气了。他不明白,“美国一炸,人家都不需要证明这个事情,中国一炸就得做实验,做完实验还说是外力所致,还要索赔消费者,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作为一个男人,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忍不了”,但张思童克制住了自己,“我也不能打他们一顿吧,这个事情是有人能管他们的,所以我坚定找央视,找国家”。  谈到国家,张思童又变得激动起来,“我们中国人的品质有问题么? ”  三、双重标准  张思童的质疑,三星四年前也遇到过。  2012年,三星爆发字库门事件,在发现芯片缺陷问题后,三星官方为海外用户提供了免费维修服务,而大陆国行用户却需高价有偿维修,如果不是政府机构介入以及大量媒体的曝光,国内用户不知何时才能获得公平对待。  三星不是唯一在中国大陆地区有过“双重标准”的外国大公司。类似的例子,还有宜家“夺命抽屉柜”,麦当劳“抗生素汉堡”,丰田“召回门”……似乎每次出现质量问题时,中国地区总是被忽略或者最后才被注意起来。  较高的诉讼成本,和较低的实际赔偿,使得中国消费者在遇到问题时,往往不会选择上诉。张思童也没有上诉这个概念, “我一个人肯定不会(上诉),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这超出了我的能力”。  不考虑诉讼是实际的决定,如果张思童选择用诉讼方式对抗大公司时,往往只能孤军奋战,像美国那样成熟的公益诉讼和集团诉讼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四、特别的一个  给钱私了和官方洗白,是大公司经常采取的公关策略,但这并不能完全奏效。推诿责任,以及对消费者的淡漠,有时恰恰会激怒会消费者。  2011年,罗永浩就曾因为投诉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屡屡得不到解决,当众在北京西门子总部门前手举铁锤,将3台西门子冰箱砸烂。  罗永浩愤怒的原因和张思童感觉被欺负的原因从源头上是一样的,三星中国声称是外力所致,而西门子当时否认质量问题,罗永浩和张思童对官方解释都不认同。  张思童和罗永浩类似,也是特殊的一个。这个前消防兵比一般人更固执一些,觉得三星公布炸机“外力所致”是一个虚伪的事实,他开始接触媒体,“有事找记者,只有事情闹大了,人们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在接受一个采访后,他碰到一个号称是质检部门的人,要无条件的收走他的手机做检查。张思童让他出示工作证,对方说是保密单位,出示不了工作证,张思童问他你能出示什么?对方告诉他只能告诉名字是啥。  “我就告诉他,我的手机也出示不了你,也处于保密状态。”  在经历这样的事后,张思童的警惕性高了,只要是有人采访或者见他,他必须要看对方的证件,“有五六家媒体把工作证给我发过来,说我们替你维权,你安心上班吧。”  但张思童还是信不过,这些媒体采访他之后很快就没有后续了,“这让我怎么信任?”,所以即使是央视问他要手机,他也没给,“我接受央视采访的条件是不可能把手机交给他们自己检测,我不放心,我要亲手交给实验室。”  为了自证清白,央视记者走的时候,张思童专门用胶条把自己炸掉的手机封存起来,他要在国庆之后到北京维权。  张思童所在的公司也知道了他要维权的事情,劝他不要把事情闹大,张思童仔细一想,觉得公司也有道理,索性辞职了,“我要专门把这事弄明白,不耽误自己也不能耽误公司”。  10月6号,张思童坐上去北京的火车。他首先去了泰尔实验室,那个曾经检测三星官方送检机的第三方机构, “我想亲眼看看我这台是不是也是他们说的外部热冲击导致的?”  这是央视记者陪着他去的,“去的时候三个专家都出门接我们了,没有央视的话,我可能连检测室的门都进不去。”  但泰尔实验室告诉张思童,要去上海,三星就是在上海检查的。到了泰尔实验室,张思童才拆开了之前用胶条封存好的Note7  没有办法,张思童决定再去问问三星的看法,他去了北京三星的华北总部,对方却把他踢到望京店,“把我电子发票照片要走了,给我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不搭理我们了”。  他们说会和张思童联系,但是到现在也没人给他回复。  五、围观  最让张思童失望的倒不是三星,而是众人的围观。  小时候张思童在农村度过很长时间,有外村人来,不管村里有多大矛盾,他们都会一致向外。他觉得起码中国 Note7 机主圈应该是这样一个村子。  去北京前,张思童联系到一位也炸机的机主,跟他说,我已经联系好央视了,给你报销车费路费,对方说不了,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三星给笔钱就完事,张思童让他再考虑考虑,一起站出来。见张思童那么坚持,这位也炸机的用户才说出已经把手机交给三星售后、拿钱私了的实情,“你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不多拿一笔钱呢?”  张思童直接把他拉黑了,“我没想太多,你不来,我一个人吧”。  让他失望的事情还在后面。在网络世界上,张思童见过要给他捐款的、要一起到消协维权的以及要提供各种帮助的人,可他没见过这些人有什么实际行动。有 Note7 机主对张思童怀有敬意,想请他吃饭,张思童答应了,在约定地点等了对方两小时,结果一直没人来。“你来我请你都可以,但是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要承诺”,他又把这个人拉黑了。  有人给张思童出主意,让他带个头,带几位 Note7 机主一起行动。张思童说你们能找出五个敢来的人,我就敢带你们一起去维权,结果连五个人也没凑不起来。  “围观”而不行动,已经是社交网络上“懒人行动主义”(Slacktivism)的重要体现,当事件发生时,人们只愿意做一个“键盘侠”,而不愿意实际行动起来,中国有 19万 Note7 用户,却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行动起来。  当张思童辞职找说法的消息传开后,网上也有一堆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是为了出风头、是要讹笔大钱。一开始,张思童似乎并不在意,“我关心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不关心我的人我不在乎,人最穷只不过当个乞丐,怕他们什么呀”。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这位社交账号主要依赖QQ、微信的前消防员,在启用贴吧、微博、知乎等账号之后,在网络暴力面前似乎变得暴躁起来。  “他们污蔑我我就骂回去。”  张思童自己总结出一个结论,“三星为什么区别对待?是因为中国人自己都不愿意管”。  六、召回  10月11号下午接近两点,三星中国公告宣布召回中国大陆19万台 Note7 。目前,三星官网显示,其正与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CPSC)合作进行后续调查。  Note7 事件使得三星股价遭受重创,创下了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三星公司可能因此次事故损失近50亿美元。  那天,一个300多人的 Note7 维权群里传来欢呼,作为群主,张思童松了口气。  他没想为全中国的 Note7 机主出头,“我为群里那几百个人出头就够了,不管召回这个事情我有没有功劳,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别人欢呼的时候张思童一度有些孤独,但一会儿他就想通了,“现在该为自己考虑了”。  他似乎不太担心钱的事情,当被问到担不担心赔偿不会变多的问题时,张思童变得有些豁达,“我一年自己能花六、七万,他能赔我两三万,不就也是小半年就没了?那点钱能有多少?够我花一辈子么?我只要我应得的”。有人加他好友要给他捐钱,张思童也没要,他对捐款这个事情还没有认识清楚,怕别人误会维权是因为钱,也怕遇上专门阴他的人。  他更希望三星道歉,“钱不能说不重要,但你必须得道歉。”  对于三星宣布召回中国市场Note7时的道歉,张思童并不满意  当他被告知三星已有道歉声明后,张思童掏出自己的备用机——一个坏了喇叭的 iPhone 5,仔细又读了一遍别人发给他的三星召回公告,问,“这也算道歉?”  跨国企业复杂的汇报线以及不一样的文化导致了本土经理人的自主权受到制衡,三星中国的态度明显延后了,就道歉而言,三星中国地区也没有负责人站出来说话,这是张思童对这份道歉不感冒的重要原因。9月2日,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镇公开致歉,但不包括中国地区  七、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炸了,张思童此前算得上出头的事大概只有“献血、去敬老院、给老人包包饺子、买买东西、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他觉得人应该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让我花几万捐款,我做不到,太费力太费钱的事情我干不了”。  不过,张思童可能事先没有预估到自己此次维权的难度,“一开始知道有这么难,我可能不会来”。但他还是想证明这件事情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畴中,“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走”。  张思童同时经历着被夸、被围观、被污蔑,当三者综合作用在一起时,他觉得自己有了种使命感,“不能让以后后悔,等我有了孩子了,我会对他说,爸爸也干过一件大事”。  出头是有代价的,他不仅辞了职,也还错过一个进国企的机会。  作为退伍军人,张思童可以享受退伍优惠政策,学习一段课程后进入国企。课程他已经上了一个月,但因为”五天不去自动取消资格“的规定,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和他挥手告别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对不起他妈妈,“家里希望我找个旱涝保收的工作,不用担心不发工资,当初我妈让我得到这个进国企的机会也很不容易”。张思童的家人也不知道他辞了职,只是知道他在接受采访、在换手机。  更多代价是无形当中付出的,比如被人骂,再比如,实名出镜。  张思童是中国 Note7 炸机机主里第一个实名出镜的人,“我没有干坏事为什么要挡着脸呢?不敢露脸的不应该是那些卖这个手机的么?我是受害者,我要是不露脸的话,反而让人怀疑。”  张思童实名出镜  10月12号,张思童去了上海的泰尔实验室,临行前留言说,他怕这个泰尔实验室和三星有关系,检测出来还是说人为的,“如果真这样,我只能说,对这个事情失去信心了,只能说我尽力了,我没有办法了”。  “你觉得自己是英雄吗?” 我问张思童,他憨厚地笑了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 “我觉得我是个傻子”。  八、媒体  《华商晨报》14日根据张先生的经历,分别致电三星客服和中消协,询问相关维权事宜。  三星客服:目前没细则,无法退换  10月12日上午,央视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望京SOHO二层的三星服务中心。  当记者向工作人员咨询已经购买的Note7手机该如何退换时,工作人员回答:你先打400问一下,问完我们再给你答复。  随后记者拨通了三星手机的客服电话。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答复说:由于召回后退货的具体细则尚未出台,消费者目前还无法退换自己手中的三星Note7手机,目前Note7用户能做的就是等待三星官网的消息。  中消协:缺失发票,也能退三星Note7  对于消费者关注的三星Note7手机退货事宜,昨日记者致电三星公司客服部门。客服部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手机召回通知已经发出,但具体的实施细则正在后期制定中,消费者可以关注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及时了解相关信息。  昨日,记者登录三星公司官方网站发现,三星公司方面发布的最新召回信息中,并未具体提及有关退换货的细节。  中消协表示,消费者选择退机时,如缺失发票等凭证,三星公司有义务对应自身销售记录,后台激活记录查询确定,履行召回义务,不得以此为由拒绝退货。  中消协同时表示,将密切关注并受理消费者在此次召回中遇到的问题,督促三星公司及时、有效完成召回。华商晨报记者 赵威  中消协对三星提9要求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祝礼说:“我们一直反对在不同国家实行双重标准,在三星手机爆炸事件中,三星公司忽略了中国消费者的感受,也忽略了手机产品的安全问题。中消协就三星公司召回行动提出了九项要求,这九项要求都是针对三星到现在还没有提出的召回细则提出的。  律师葛友山认为,中国监管部门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只不过时间上有些滞后,没有积极主动及时地对经营者的产品瑕疵做出回应、检测,或者责令经营者采取一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措施。  律师岳屾山表示,“从法律设计上来讲,我们的处罚力度并不大,因为我们国家目前并不支持这种惩罚性赔偿,对于这种产品出现缺陷不召回的情况,最多也只是罚款几十万而已,对于一家企业来讲,几十万罚款是九牛一毛。”  辽宁三星机主“维权微博”  从9月26日到10月13日,张思童通过微博记录了维权历程。  9月28日  11:07 手机炸了,求帮助,我该怎么办。(张先生介绍,手机实际爆炸时间为9月26日,图片为后期整理上传)  10月10日  00:45 维权的路还在走,我不相信,我的路上只有我自己,再苦再累我都会走下去。(当时张先生辞掉了工作,到北京送检手机)  16:42 累了,太累了。精神上的疲惫快把我摧毁了。我现在惟一的支柱就是@中国三星,你们不认错,我怎么回头。  10月11日  01:54 在你们心中我是个英雄,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在家人心中我是个不省心的孩子。可是我只想要个真相,我错了么……我辞职放弃国企,切断所有退路,只为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我就是为自己争个合法权益,想知道真相就那么难么。  14:54 终于召回了。虽然我们召回是最难的,但是这是个好结果,可是我的事情还没完。  18:44 晚上7:30,中央2,我来了。(当天录制央视二套手机维权节目)  22:54 我明天去上海,星星没联系过我,我会走下去,看真相。  10月12日  06:25 上海,我来了,期待吧。  10:48 三星售后从我手机自燃就开始敷衍我,一直到现在,所以我要自己行动。  10:46 到南京了。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下面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为难我,希望以后维权之路会简单好多。  (这一天,他发布了电脑屏幕显示的手机检测中的图片)  10月13日  12:58 要去外滩了。从昨天就开始忙碌,今天下午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天,一名网友给张先生留言:“支持五炸机主,注意身体,加油!”)  走访:商场难见三星Note7 市价跳水  昨日,记者在中街和太原街商圈走访多家大型百货商场和家电连锁零售门店,难见三星Note7手机身影。  中街一家大型商场的三星手机专柜销售人员表示,因为三星Note7手机存在起火风险已被召回,柜台已停售该款手机,三星其他型号手机仍在正常销售,从销售情况看,三星旗下其他型号手机暂未受到召回事件的影响。  另据多家商场手机区销售人员透露,经销商方面尚未接到可退换该型号手机的通知,如果收到通知,将按通知执行。  虽然三星Note7手机在大型商场被暂时下架停售,但在手机批发零售市场,个别摊位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  昨日14时许,在大东区东北通讯市场附近一家手机门店,三星手机专柜上仍摆放有三星Note7手机模型。  “三星Note7有货吗?”记者向专柜销售人员询问。  “有货,现在买价格便宜。”女销售人员回应道。媒体走访发现,三星Note7手机在部分地区仍有销售  女销售人员称,三星Note7手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召回,造成在售同款手机价格“跳水”,以64G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为例,该款手机原价5800元,现价为5499元。  同样版本的三星Note7手机,另一家手机门店销售人员给出的报价最低为5300元。  东北手机通讯市场多名手机批发商透露,根据业界掌握的情况,目前受三星Note7手机召回事件影响,手机市场国产行货已无货,市场上个别摊位售卖的三星Note7手机来源不明,可能是水货机。  另外,昨日记者登录淘宝、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已不见三星Note7手机产品的踪影。  10月12日,央视记者在方仕通科技广场看到一仍在售卖三星Note7手机的商家,销售人员非常肯定地说,在他们这里不仅能买到三星Note7手机,并且价格比专卖店便宜。  销售人员:5400元,咱这不是批发价嘛,外面卖6000多元呢。  几分钟后,销售人员拿来了一台三星Note7手机,并且坚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销售人员:国外召回,你看一下新闻。

三星Note7炸机机主辞职维权: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

三星Note7炸机机主辞职维权:在朋友心中我是个傻子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